欢迎访问中国大学网行业平台!
热线电话:0371-67766296
手机版

您当前浏览的位置是:首页 >> 学生专栏 >> [个论]傅蔚冈专栏:如何破解学区房难题-南方都市报·奥一网

[个论]傅蔚冈专栏:如何破解学区房难题-南方都市报·奥一网

公共政策傅蔚冈专栏最近,社交媒体被北京的一套学区房所震惊,一套小小的不起眼的甚至杂草丛生有点破败的房子,竟然卖出了530万元,相当于每平米46万元,如果以单价论,这可能是目前为止中国最贵的一套住房。为什么这么贵?因为这房子地处重点小学隔壁,而且面积特别小,因此才会卖出这么高价。学区房如此昂贵,难怪会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。就在几天前的两会新闻发布会上,教育部长袁贵仁也被问及这个话题,他也坦言,要解决单校划片还不能满足周边家庭需求的根本之举是要“靠教育发展、教育改革,特别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”。其实,化解学区房问题只能靠袁贵仁部长说的教育发展、教育改革。如何改革?我们有必要厘清优质教育资源的产生机制。在已经实施了义务教育均等化的今天,所谓的名校大都是因为历史上的某些原因形成:或因为某些学校获得了较多的财政投入,形成了较好的固定资产,因此有了好的办学设施;或许是因为被划为重点小学,在师资上具有某种优先。当名校的教育资源都是由公共投入形成,但是收益却只能由学区所在的部分学生享受时,冲突就不可避免。那么如何解决?就像袁贵仁部长说的,要在如何增加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上下功夫。优质教育资源如何增加?在我看来有以下几个途径。首先,通过教育券制度推进学校之间的竞争。众所周知,学校和其它行业最为重要的一点区别就是选择权在学校,学生在竞争,而在其他绝大多数行业大都是买方市场,即服务提供者在竞争。在教育经费统一由财政拨付且教师薪资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这种差异让学校有了免于竞争的特权,也就使得很多学校,尤其是普通学校和老师不愿意提高教学水平。如果能把选择权交给学生,而不是学校,那么情况就会有所不同。向每位学生颁发学券,学校凭借最终的入学人数———也就是学券的多少获得办学经费———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个弊病。在这种机制下,如果学生对学校不满意,可以转入其他学校;学生的转学会影响学校和教师的收入,那么学校就会有动力提高教学水平,获得更多学生认同。更为重要的是,学校之间对学券的竞争,会在整体上推动教育水平的提升。事实上,这种竞争几乎存在于所有服务,并且被证明是有成效的。其次,通过集团化办学推进基础优质教育资源均等化。在现有的体系中,优秀的教育机构很难跨区域提供服务———既无法跨区域招收学生,也很难跨区域开设分支机构。之所以无法跨区域提供服务,既有制度的障碍也有办学者的现实条件约束:制度约束是指现有的法律并不提倡连锁经营,而现实约束则是指现在的办学机构只习惯或者擅长管理一所学校,对于如何提供均质的教学水平却着力不多,因为这需要教学机构的经营管理的全方位变革。如果学校能够像市场中的教育培训机构那样实施“连锁经营”,那么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会增加很多,让更多的学生受益,抑制天价学区房现象。总而言之,要让学区房不再成为香饽饽,关键是要增加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,而从其它产品市场和服务市场的经验来看,增加供给方的竞争,让消费者能具有选择权,这才是最为关键的。如果资源得以增加,那么作为教育资源载体的学区房就会弱化。而这也是中央提倡供给侧改革的应有之义。(作者系专栏作家)

相关文章

文章评论